当前位置 主页 > 培训 >

1988年一位74岁江西农妇找到蔡畅:我是陈毅54年未曾见面的妻子

2022-04-20 16:47   编辑:admin   人气: 次   评论(

  原标题:1988年,一位74岁江西农妇找到蔡畅:我是陈毅54年未曾见面的妻子

  1988年9月25日下午,一位来自江西的农村妇女在北京的病房里见到了久卧病榻、已经丧失了正常说话能力的前全国妇联主席蔡畅。

  这位来自赣南的农村妇女趋近床前,摇晃着蔡畅的手,豆大的泪珠扑簌簌掉落,哽咽地说道:大姐,你的田螺妹子来啦,你还记得我吗?我是陈毅54年未曾见面的妻子……

  蔡畅挣扎着伸出双手,颤抖着,颤抖着。布满青筋、骨节突露的双手紧紧地握在了一起。蔡畅泪水汪汪地打量着这位农村妇女,嘴巴无声地翕动着。

  这位来自赣南的农村妇女名叫赖月明。那么,赖月明是何许人也呢?为何久卧病榻的蔡畅会接见她呢?接下来,就让我们来聊聊这位富有传奇色彩的农村妇女——陈毅元帅的第二任妻子,也是让陈毅元帅最为愧疚的一位妻子,赖月明。

  赖月明,乳名赖三娇,于1914年出生在江西兴国县杰村圩白石村的一户贫困家庭。父亲赖来义是个私塾先生,靠着教书勉强维持一家人的生计;母亲张氏在生下两个女儿之后,不幸感染了疾病其实力。更为不幸的是,赖来义之后为了排解家中苦闷竟然吸食上了鸦片,从此赖家的境况开始一日不如一日了。最终,在赖月明14岁那年,走投无路的父亲便将她卖给了一户谢姓人家做了童养媳。而到了谢家之后的赖月明,每天都需要起早贪黑地去做家务以及农活,生于乱世且又年幼的赖月明并不知道应该如何才能改变自己的现状。

  1929年春天,工农红军来到了江西兴国县,成立了苏维埃政权,并派出了宣传队,动员妇女参加区妇女改善委员会。生活在苦难之中的赖月明被红军的革命精神所感动,毅然决然地离开了自己年幼的丈夫,全身心地投身到了革命的事业当中,成为了一名红军战士。

  赖月明先是加入了区妇女改善委员会,砸碎了封建枷锁的赖月明在工作中十分努力,在1931年的时候,赖月明被任命为区妇女改善委员会的主任。第二年,少共中央安排她进入了瑞金师范进行学习。然而,此次学习还未到两个月的时候,蒋介石就发动的“围剿”行动,致使学业中断了。之后,赖月明被分配到了少共江西省委儿童局工作。

  正是在少共江西省委儿童局工作期间,赖月明的待人热情以及工作中精明强干的表现,很快便赢得了时任省委书记李富春和时任省委组织部长兼妇女部长蔡畅夫妇两人的好感,蔡畅对这个比自己小很多的小姑娘十分地欣赏,觉得赖月明是块干革命的好苗子,非常值得悉心培养。当时的赖月明年方才十八,正是花一样的年纪。此时,蔡畅突然想起来:老战友陈毅老总自从第一任妻子去世之后就一直打着光棍,自己何不做一次月老,成全一桩好姻缘呢?

  不久之后,中央红军主力击溃了前来“围剿”的反动派,配合主力部队作战的江西红军也撤回到宁都作短暂的休整,少共江西省委得知后马上组织人员前来进行慰问演出。在此次的慰问演出当中,赖月明与少共省委宣传部部长李美群是压轴上场的,对唱了一曲兴国山歌。台下许多人都被赖月明那婉转动听的歌声所打动了,陈毅元帅就是这其中之一。赖月明后来每每回忆起这一幕时,仍然是心潮澎湃:当时在台下前排的观众当中,有个宽脸庞的首长好几次站起来,边鼓掌边看着我。等到掌声稀稀落落听下来之后,他便扭过头去,用四川的口音朝着身边的战士们喊道:

  在晚会结束之后,赖月明还曾找过领导,向领导打听那位领头首长的身份,这才得知是大名鼎鼎的陈毅。赖月明吐了吐舌头,心想:

  几天之后,吃完早饭的赖月明和李美群拿着自制的板子,拼拢两张饭桌打起了乒乓球。打着打着,一伙人走了进来,走在第一个的正是陈毅。陈毅一眼就认出了赖月明,笑嘻嘻地走了过去,抱着双臂站在一旁看她打球。看了半天,见赖月明的眼睛从始至终就没有离开过球台,陈毅便走上前去,伸出手拍了拍赖月明的肩头,说道:

  你这个小鬼头,怎么就不理我呢?看着你年龄不大,打起球来到还是蛮有劲的嘛,不愧是“田螺妹子”……

  赖月明平时最不喜欢被人喊“田螺妹子”,于是便停了下来,瞪着眼睛冲着陈毅大声吼道:

  陈毅的话还没有说完,“气愤”的赖月明就已经转身跑了,这一次两人之间不太愉快的见面经历,至少使得两人对彼此的印象更深刻了。陈毅也在这之后便立即找到少共省委书记长张绩之打听起赖明月来。在这一打听之下,陈毅对赖月明就更加上心了。

  之后,陈毅找来了李富春和蔡畅夫妇来帮忙做媒。原本蔡畅就有意撮合陈毅和赖月明,于是,便找到了赖月明,与她聊了一会之后便说要给她介绍对象,而这个对象,便是之前与她有过些许误会的陈毅。

  面对蔡畅询问的目光,纵然是大胆的赖月明,也有些不太好意思了。其实,赖月明自参加革命以来,也不是没有想过要结婚生子,只是从来没有“妄想”过要和一位首长共结连理,尤其是有了之前那次短暂的正面“交锋”之后,赖月明直摇头:不行不行,之前的那件事本就就是我错怪了首长,像我这样爱冲动,又没有接受过什么教育的人,是配不上首长的

  随后,在蔡畅的开导劝说之下,赖月明终于点头答应了与陈毅的婚事。就这样,一个是悲情丧妻的总指挥,一个是逃离不幸婚姻的女战士,两个人走到了一起。

  婚后两人的小日子甜甜蜜蜜,但这样的日子并没有过太久。反动派又发起了第四次围剿,陈毅只能不舍得离开了赖月明,由于战事紧张,陈毅带领部队在各地之间奔赴支援,每次都只是可以与赖月明匆匆见上一面,有时还没有说上几句话便又要再次分离了。聚少离多的两个人,也只能默默地思念着对方,为对方祈祷平安无恙。

  在陈毅走了之后,赖月明也开始了自己忙碌的革命工作。平时,她除了完成自己的本职工作之外,也会去协助蔡畅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情,支援前线作战的队伍。

  ,中央苏区第五次反“围剿”失败,红军损失惨重。身为妻子的赖月明担忧陈毅的安慰,连夜抄近道赶到了瑞金陈毅的驻地。一名战士将赖月明引到了陈毅的房间,她掀开竹编门帘,看着陈毅躺在病床之上,心如刀绞。赖月明再也无法控制自己的泪水了,缓步走上前去轻轻地抱住了陈毅,重伤的陈毅也将她拥抱在了怀里,并轻声地安抚着她。

  随后,赖月明不顾陈毅的拒绝,每日都来到病床前悉心照料陈毅,她会使用盐水帮陈毅的患处消炎,并且把他的大腿吊起来,以促进血液的流动。陈毅在赖月明无微不至的照顾之下,伤情开始慢慢好转起来。

  赖月明本来是想要与陈毅一起走的,但是令她没有想到的是,陈毅竟然要她回兴国县打游击。赖月明刚开始并不同意,但陈毅十分耐心地为赖月明分析现状,并告诉她,要动员家属是一件十分不容易的事情,所有人都不愿意和自己的家人分开,尤其是在这战火纷飞的年代之中,分开之后想要再重聚团圆又谈何容易呢。所以陈毅希望赖月明可以做个表率,他与赖月明一样都是非常不舍得与对方分离的,可是面对国家的大义,也只能牺牲个人了。

  最重要的一点是,赖月明是他陈毅的新婚妻子,如果她留下来了,那么对于动员家属的工作来说会更有说服力的。与赖月明一起被留下来的人还有毛主席的岳父岳母、年仅三岁的小儿子、以及长期被病痛缠身的瞿秋白等。

  赖月明无奈之下,只得同意留下来,夫妻二人紧紧相拥在一起,陈毅向赖月明承诺,一定会回来找到她的,并将自己省下来的四块银元都交给了妻子赖月明。

  第二天一大早,赖月明在陈毅的目送之下离开了,让陈毅和赖月明都没有想到的是,在这一次的分别之后,二人至死都没能再见上一次面。

  随后,赖月明在历经辗转之后,终于来到了兴国县东南部的苏区,在此地新成立的苏维埃政府内担任妇女部长。在与敌人的斗争之中,赖月明渐渐从分离的痛苦中清醒过来,以满腔的革命热情投入到了工作当中。这期间,赖月明曾有过机会可以回到陈毅的身边,但被她毅然给拒绝了。

  有一天,江西省委的一名黄姓特派员找到了赖月明,要她回到陈毅身边。但是,赖月明通过了解得知到他事先并没有征得陈毅的同意,又想到离别时陈毅坚毅的眼神,赖月明拒绝了他的好意:

  老黄同志,谢谢你的好意了!我也非常想跟着你们一起去,但是我不可以这样做呀,我不能给陈毅拖后腿。请你帮我转告陈毅,我会在这里好好工作。

  说完,赖月明又从背包里取出了一双新做的布鞋,郑重地递到了黄姓特派员手中:

  麻烦你把它交给陈毅,这是我抽空儿做的。他喜欢穿布鞋,这是我为他做的第二双布鞋,保佑他穿着这双布鞋可以打遍天下,争取革命的早日成功!我也会等着那一天的到来,等着他回来找我!

  之后,赖月明在一次战斗中与组织彻底失去了联系,无奈之下的赖月明只好躲进了南山村的妹妹家里。但是,外面反动派的清剿行动以及还乡团清算的风声一日紧似一日,赖月明的心始终是悬着的。这段时期,飘来飘去的许多关于红军和陈毅的流言蜚语充满着“血腥味”。

  后来,赖明月的行踪暴露,受到了特务的追查,赖月明无奈之下只好逃离南山村,再次回到了老家白石村。赖月明的生父担心因女儿的身份而受到牵连,便开始四处散步赖月明已经投井自杀的消息,之后,更是将赖月明卖给了一个鞋匠为妻,这个鞋匠还算是老实人。但是鞋匠在一次外出之后就再也没有回来,战乱年景,也不知道他是死是活,赖月明只好离开鞋匠的家,再一次踏上了寻找革命组织的道路。

  1937年7月7日,卢沟桥事变爆发之后,国共开始了第二次合作作战,反动派随即便停止了对赣南游击队的清剿行动。于是,陈毅曾先后数次派人前往兴国去寻访妻子赖月明,但最终得到的结果却是“赖月明在之中,不堪忍受白军的迫害,最终跳井自杀了”。陈毅听闻之后,悲痛万分,对游击队的负责人杨尚奎说道:你们一定要想方设法找到赖月明,无论如何,生要见人,死要见尸!

  1937年10月3日,陈毅前往南昌谈判,在兴国停留了一日,夜宿兴国旅社。许多失散的革命者听闻陈毅来到了兴国,便纷纷前来汇报情况,寻找组织。陈毅特意向他们询问了赖月明的下落,但所有人几乎都说赖月明可能已经牺牲了。

  这一夜,陈毅枯坐在窗前,泪水在眼眶中打转。回首往事,他的心情万分沉痛。良久之后,陈毅怅然起身,饱蘸浓墨,写下了生平第一首凄凉的诗《兴国旅夜》:

  而赖月明因为已和组织失去联系长达数年了,再加上县委被破坏,之前一起奋斗的同志,不是牺牲了就是叛变了,所以,她也不知道应该从何找起了。当时,社会上也在盛传”陈毅老总已经被敌人挖了心肝“的谣言,当年所有人都在大肆追捕陈毅,所以赖月明并没有质疑消息的真实性,受尽了苦难的赖月明有些心灰意冷了,决定就此隐姓埋名,不问世事。

  抗日战争胜利之后,赖月明认识了现任丈夫,是曾经参加过第四次反围剿行动的红军,因为英勇抗敌,右腿落下了残疾。婚后,赖月明与他又生下了三个孩子。

  时间转眼来到了1959年,这一天,赖月明无意中在报纸上看到一则消息:陈毅副总理在中南海接见外宾。并且在这则消息的下面还附有一幅陈毅与外宾谈话的照片,赖月明一下子就愣在了那里,嘴里小声嘟囔着:

  赖月明一路癫狂地跑回家,将衣物团成个包袱,就要上北京去找陈毅。赖月明的现任丈夫得知了来龙去脉之后,先是沉默不语,过了许久,才说道:

  你有没有想过,北京相隔万里,你哪里来的路费呢?再说了,就算你到了北京,你能进得了中南海吗?

  最终,赖月明在丈夫和子女的劝阻下打消了去北京的念头,在残酷的命运面前,赖月明再一次品尝到了人生的苦酒。很长一段时间里,赖月明每每想到陈毅,都会大哭不止。赖明月一直都在期盼着陈毅能够派人来寻找自己,可年复一年,她的心也渐渐凉了下去。

  就在赖月明即将失去信心的时候,北京却出乎意料地来人了。1969年的一天,两名军人在地方干部的陪同下找到了赖月明。两人委婉地告诉她,当年陈毅和党组织都找过她,但却误信了谣言,一位她不在伤人了。后来,陈毅与张茜新组建了家庭。

  赖月明感到一片茫然,最后,她提出唯一的要求:希望陈毅可以来见一见她,或者亲自写一封邀请函。

  谁料,不久之后,陈毅就在特殊时期蒙受了不白之冤。赖月明想要见陈毅一面的愿望,也成为了不可企及的梦想。

  1988年,年龄已经74岁的赖月明在小儿子方斌的陪伴之下赶到了北京,在北京医院的病房里见到了为她与陈毅牵线搭桥的媒人蔡畅。这就出现了开头所讲的那一幕

  赖月明一生颠沛流离,与陈毅失散之后,被迫隐居到了农村,结婚生子;而陈毅投身革命,与张茜共度了余生。两个人的结局,在那样一个动荡的年代,也不失为一种安宁的最终归宿。返回搜狐,查看更多广东高校科技创新能力榜单出炉科技成果转化实现加速度澳门六彩精准一肖二码

  • 最热文章